主角为孟梒司牧的小说-(司少他改邪从良了)无弹窗最新更新阅读

2024-03-26 11:40 来源:逗文网 点击:

点击全文阅读

《司少他改邪从良了司牧后续阅读》 第11章 免费试读

  刚一回到家中,孟梒就感觉情况不对。

  她拉着孟子城的手,悄悄地靠在孟母孟父的房门外。

  孟梒做出手势:“嘘……”

2677.jpg

  屋内

  “心儿……咱,咱不要了好不好?”孟申小心翼翼地问。

  原来,是前天孟母不舒服,孟父就带着孟母去做检查,结果一查,她竟怀孕了。

  而且已经有两个多月了。

  孟申记得当年孟母生小梒和子城两个的时候,她足足在手术室待了两天一夜,出来后,又昏迷了一整天,可把他给急坏了。

  自从那时他就有了阴影,所以好几年都没再要过孩子。

  可‘喜讯’的突然到来,打的孟申措手不及。

  这个时候,孟母却不同意了,道:“梒梒和子城都长大了,家里也没个人陪我,好不容易来了一个,怎么能不要呢?”

  因为这件事两人的想法各有不同,孟申也犯了难。

  门外的二人听的稀里糊涂,不明所以的对视了一秒,又接着把听。

  “心儿,你忘了?当年生完小梒他俩的时候,你就说再也不给我生孩子了。”

  当时他心疼啊,连连点头答应,说以后不要了,再要他就是狗!

  “是吗?我说了吗?”孟母可不想承认。

  她说的都是气话,他居然还当真了。

  这也足够表明,孟父时时刻刻都爱着孟母,她的话,他都会当真,而且还会清清楚楚的记着。

  即使,只是一个玩笑话。

  见孟母不想承认,孟父无奈笑了笑。

  “真是拿你没办法,那你可不要后悔哦。”

  话落,孟母突然揪起孟父的耳朵,微微生气道:“我有什么好后悔的?还是说你在外面有人了?”

  孟父心想:果然怀孕的女人就爱多想,好生性多疑。

  他没有心疼自己的耳朵,而是轻放下孟母的手,将孟母拢在怀里,温柔道:“我这不是怕心儿受苦嘛,还有,夫人这么凶,我怎么敢有人?不过既然心儿决定好了,那为夫自然是支持你的。”

  孟母有些感动,脸上浮满甜蜜的笑,说:“算你有良心。”

  怀孕的女人也有些不讲理。

  刚刚是他的错吗?

  随后,孟父又把这些想法给压了下去。

  没错,是他的错,大事小事都是他的错,他的女人能有什么错呢?

  “那心儿想吃什么?小的马上去做。”

  “突然想吃酸橘子了。”

  “好,小的这就去买,夫人请稍等片刻。”

  门外的两人闻声,都在憋着笑,爸也太幼稚了吧。

  不过话说回来,这样的爱情着实令人羡慕。

  怪不得,他们两个都这么大了,妈妈看起来还这么年轻,被幸福包围的女人,想不年轻都难。

  突然,他们想起了什么。

  怀孕了?

  意思就是,他们马上就要有小弟弟,或者小妹妹了吗?

  有点小期待啊……

  突然,门开了,二人措手不及,反应过来后,他们立即立正,背着手杵在那里。

  刚刚还在笑话孟父的孟梒姐弟,突然就笑不出来了。

  在家里,孟梒和孟子城最怕的就是孟父了,当家的,震威力可不是说说的。

  他们有时还想,为什么爸爸不能把给妈妈的宠爱拿出来分给他们一些呢?

  他们要求的不多,一点点就好了。

  “…爸,我们回来了。”孟梒先开口道。

  孟父尴尬的咳了咳:“回来了。”

  孟父没有了刚刚对孟母的温柔语气,而是用寻常家父亲询问孩子的语气。

  见两人不动,孟父‘好心’提醒道:“既然听到了,那还不快去给你们妈买橘子去!还要让我再说一遍吗?”

  只要孟申一皱眉,这对他们来说,震撼力十足。

  “去去去,马上去!”

  孟梒率先跑出去,孟子城紧跟其后。

  突然,孟子城又折返回来,问:“爸,那你干什么?”

  “我?”孟父一时间找不出理由,使劲踢了他一脚,说“你管老子干嘛?干你的去。”

  “好嘞!”

  孟子城躲了一下,就去追孟梒了,还不忘给孟梒拿着外套。

  这刚回来的二人,还没捂热手脚,就被孟申使唤出去给孟母买橘子。

  路上,孟子城追上孟梒后 ,将外套披在她身上。

  “天气凉了,快披上。”

  孟梒接着笑道:“你马上就不是家里最小的了,开心吗?”

  孟子城可不见得有多开心。

  但孟梒却笑的合不拢嘴。

  他斜了一眼孟梒,语气还有些委屈道:“就那样吧。”

  说不上什么开心不开心。

  可看见孟梒笑成这样,他就觉得他不开心,孟梒以后就不是他一个人的姐了,这能开心?

  孟家

  孟父站在门外,趴着一个头,问:“心儿,橘子我让他俩买去了,我给你做饭去,好不好?”

  孟母走过去,轻轻地吻了一下孟父的脸:“谢谢老公。”

  孟父满脸幸福的笑容,吻了吻孟母的额头:“都喊老公了,还谢什么。”

  如果可以,他愿意一直拿她当小孩宠着。

  咕噜噜──

  孟母的肚子响了,她害羞的用枕头蒙住头,孟父见状,将枕头轻拿下来,笑道:“哈哈哈,为夫马上去做饭。”

  傍晚

  “亲爱的妈妈,快来吃你最爱的橘子了。”孟梒亲手给孟母剥橘子。

  不论什么时候,孟母都喜欢吃橘子,只不过现在想吃的是酸橘子。

  “嗯~真好吃,这是梒梒挑的吧!”

  孟梒点头,含笑道:“妈妈,这橘子虽然是我挑的,但子城他拿了一路,说是心疼我这个姐姐,怕我累着了。”

  不管是谁的对错,或者是谁的功劳,他们都会夸赞对方,想到对方。

  孟母闻言,没有多大反应,随口说了句:“应该的。”

  孟子城委屈巴巴:“妈,你好歹夸一下我呗。”

  孟母瞪着他:“你一个大男人有什么好夸的?”

  孟父也端着盘子出来呵斥道:“别惹你妈生气,不然老子跟你没完。”

  孟子城:“……”他只不过是想求夸而已,他做错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