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完结热文推荐云溪萧长卿(云溪萧长卿)在线赏析

2024-03-26 11:42 来源:逗文网 点击:

点击全文阅读

《乱金阙云溪全文免费》 第15章 免费试读

  秦先生面色骤变。

  “长卿!莫要胡言乱语!”

  萧长卿听不懂他的威胁。

2681.jpg

  也许懂了,但仍坚定地说:“秦先生,那半颗太岁就在我的私库中,您就取出来给姐姐的父亲治病吧。”

  “荒唐!”

  秦先生猛地甩了甩袖子,再看兰溪的眼神,冰冷至极,“你父亲的病,我不治了!”

  兰溪见状,急忙解释道:“秦先生,太岁之事我们再商议……”

  秦先生理都不理,扭头就走。

  萧长卿见状,跟着追了出去,只是临走前,不忘回头安抚兰溪。

  “兰姐姐放心,你父亲的命包在我身上了,入夜之前,我必命人将药送来。”

  闻言,秦先生走得更急了。

  二人匆匆地来,匆匆地离开。

  独留兰溪一人站在院中,神思恍惚。

  ……

  傍晚。

  一匹轻骑停在兰府前。

  年约十六岁女扮男装的少女,自马背上纵身跃下。

  一身轻便的骑装,紧贴在身上,勾勒出修长纤细的身形。

  长发成束,额前裹着赤金色的抹额。

  抹额下,是一张同兰溪有五分相似的五官,但眉尾眼梢的铿锵之意,比兰溪更重。

  飒爽英姿,倜傥风流。

  好一个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公子。

  正是兰溪的胞妹兰絮。

  她不似其他闺中少女一般,爱舞琴弄画,而是对骑马射箭情有独钟。自小不爱红妆爱武装,

  抓阄那天,掀了抓周的桌子,夺了侍卫手中的刀剑,气得兰丞相当着宾客的面狠狠揍她一顿。

  但改不了。

  自三岁起,便偷偷跟着府里的师傅学武,百般阻挠仍压不住她那颗习武的心。

  后来夫人去世,兰丞相将两个女儿当成眼珠子,爱女如命,只好允了兰絮学武的。

  为兰絮一口气请了十几位习武的师傅,日日在马背上泡着。

  如今练得一身武艺,三五个大汉无法近身。

  下马后,兰絮径直奔向内殿,健步如飞。

  看见兰溪后,扑进她怀里,难得露出小女儿的娇态,“姐姐,你终于回来了!”

  “城南有位老神医专治不治之症,但从不轻易接诊,华叔昨儿派人去请,却没请回来,我想着今儿一早赶去,将他绑过来呢!可惜这老匹夫给跑了!”

  “见死不救算什么神医?”

  兰絮气恼之下,将手中的马鞭一甩,笃定道:“定是一个沽名钓誉之辈!等爹病好了,我非掀了他的医馆不成!”

  妹妹仍如记忆中一般。

  鲜活生动,脾气暴躁。

  不曾被吊在午门,凌迟而亡。

  兰溪忍住心中浮起的那丝痛楚,夺走她手中的马鞭,叹了一声,“絮儿,别胡闹了,换身衣服多去陪陪爹吧。”

  兰絮表情一顿,别开脸,拉着兰溪的手,声音里染着湿意,“姐姐……我不敢进去……爹从来没这么虚弱过……我看着爹……我怕我会哭……”

  “可你若不看,过了今夜,便再也看不到了。”

  兰絮听到这话,抓着兰溪的手,猛然握紧。

  指腹上的薄茧,都脆弱起来。

  兰絮失神,眼底再没了刚才从马上一跃而下的傲气。

  声音带着哀求。

  “姐姐,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三日前,爹爹身体一点问题都没有!夜里我还给他带了肘子!他一人吃了一整个!”

  “怎么第二天,上了个朝,就……”

  说着说着,兰絮猛地醒悟过来,“是不是朝中有人要害爹?”

  兰溪叹了一声。

  看妹妹的眼神,宠溺而恍惚。

  “不是朝中有人……是最大的那个……”

  “你说萧烨?!”

  兰絮眼睛蓦地瞪圆,不可置信地骂道:“他忘了娶你那天他如何跪在爹爹面前发誓的吗?他曾承诺会将爹当成亲生父亲一般爱重!如今才几年过去?当年的誓言全吞狗肚子里了?”

  兰絮恨急,转身就走。

  “你干什么!”

  兰溪急忙拉住她。

  “我要去宫里剁了那畜生!”

  不见血不罢休!

  兰溪颇为头痛的安抚着这个一点就着的妹妹,“好了,萧烨我绝不会饶了他,你且放心。”

  “如今父亲的身体要紧,没必要为不相干的人浪费时间,父亲的病还有得治,只是缺一味太岁,若你无事,便跟着管家去各大商铺跑问吧,”

  “爹还有救?”兰絮顿时将萧烨抛到九霄云外。

  “太岁是什么药物?长什么样?我今日就算烧了全京城的药铺,也要给爹找出太岁来。”

  兰溪心中苦涩。

  全京城?

  只怕整个大安朝,都找不出第二枚太岁了。

  ……

  夜色渐深。

  兰絮迟迟未归。

  管家华叔已经回府。

  带来的并不是好消息。

  “大小姐,京城所有的药铺和拍卖场都找遍了,但仍没有太岁的踪迹。”

  “老奴已经贴了满城的告示,重金寻找太岁,凡提供线索者,赏银千两……”

  “无一人揭榜。”

  “若时间久一些,能拖个十天八天,也许,会得到些信儿,可老爷……撑不了那么久啊……”

  兰溪坐在床边,替父亲掖了掖被角。

  暗光中,兰溪的瞳孔愈发幽深晦暗。

  “郡王府那边,有消息吗?”

  华叔摇头,“今日郡王府闭门谢客,没有任何音讯。”

  隔着被子,兰溪握住了父亲的手,瘦骨嶙峋的指节,硌得她指尖微痛。

  许久,终于下定决心。

  “兰家的私军都调来了吗?”

  兰氏一族,曾被萧氏先祖特许,允许有一千私军,驻扎在城南兰氏一族的宗祠附近。

  一千而已,并不会动摇萧氏的社稷,为了彰显自己的仁慈与宽厚,萧氏皇族从不过问私军之事。

  这些军将都是从兵营里挑出来精英,刀尖舔血活下来的勇夫,以一敌十不在话下。

  平日里,兰絮便是在私军那边的靶场里训练,和将士们打成一团,积年累月下来,在军中颇有威望。

  “都齐了,等着您吩咐呢。”

  华叔好奇兰溪召这些私军来的目的,却不敢多问。

  此次回府,大小姐气势太强了,很多时候,很多话,他只能听吩咐,连插嘴开口的余地都没有。

  “去郡王府。”

  兰溪眼底掠过一抹狠色。

  不是她不信萧长卿。

  而是关乎父亲性命之事,容不得半点马虎。

  今夜,就算抢,她也要从郡王府抢走那颗太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