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为黎棠月谢尘延的免费小说(黎棠月谢尘延)讲的是什么-(黎棠月谢尘延)完整版全文在线赏析

2024-03-29 11:01 来源:逗文网 点击:

点击全文阅读

《携空间嫁山野糙汉,暴富荒年后续阅读》 第14章 免费试读

  大宝小宝欢呼一声,埋头吃起来。

  连谢尘延也不例外。

  一边吃饭,一边忙着夹菜到她的碗里。

2737.jpg

  看着被饭菜堆积的碗,黎棠月无奈一笑。

  谢尘延心里却格外高兴。

  看着这温馨的一幕,黎棠月心好像被暖到一般。

  这种氛围,上辈子没体会到,现在感觉也不错。

  不多会儿,一桌饭菜已经空盘,。

  小宝敞着肚子似的,脸上露出满足惬意,眯眯眼睛,对着黎棠月道:“娘亲做的饭菜真的太好吃了,以后还要!”

  两个孩子在他们面前漏出这个葛优躺的赖皮模样倒是少有:

  在两个孩子心中,再没有比现在好的娘亲了。

  真希望娘亲以后都是这个样子,坏娘亲再也不回来!

  “好好好,以后都有。”黎棠月温柔的笑笑。

  这么可爱的孩子谁都舍不得拒绝。

  谢尘延看着这一幕,嘴里勾起笑意,麻利的收拾起碗筷清洗。

  天色已晚,屋里点上油灯。

  暖黄色的灯光透过半开的窗子,散在夜里。

  这样平稳安静的日子慢慢过了起来,黎棠月一如既往的在镇上摆药膳摊子,名声大噪。

  除了周围的村子,甚至隔壁镇上也陆陆续续有人听说附近出了个卖药膳的女神医。

  与往常日子一样,黎棠月带着大宝小宝,和谢尘延两人在平时的摊子上忙碌。

  她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每日有银钱进账,也没有什么不长眼的人来打扰。

  谢尘延怕她累,平常也是药膳摊子上面帮忙。

  只是回家后也经常进山打一些猎物,偶尔有山鸡兔子之类的。

  增加家里的肉食。

  攒攒钱,也能开个和上辈子一样的药膳店铺,药膳传人不仅是自己的身份,。

  也是信仰和荣耀,能将其用于现在。

  用于百姓,她是非常乐意的。

  突然,一阵喧闹传来。

  “让让!”一声粗嗓门刺耳。

  只见一个灰蓝色麻衣的壮女妇人用两扇粗壮的手扒开一个面色苍白,身材瘦削的男子,挤到药膳摊子前面。

  “不是,你这人怎么这样不讲道理!”那男子身体摇了摇,脚步虚浮,苍白的脸上因为愤怒涨起了红色,不忿的怒视着插队的妇人。

  他身体一直不大好,林林总总看了很多大夫,都说没什么问题。

  只是身体虚弱,需要好好补补养养,好不容易听说这个镇上有个女神医,开药治病灵得很,才大老远跑过来,死马当作活马医。

  眼看下一个就是自己了,突然挤出人来,真是,气愤极了!

  不用他继续,身旁身后已经有人出声了。

  “你这人好不讲道理!”

  “怎么还有人臭不要脸插队的,真是越丑的人作怪的越多!”

  “滚出来排队!”

  “神医早就说过了,插队的人今日是不给看病的!我看神医给不给她看!”

  甚至还有人从旁边跑过来,想要拉开这个不长眼的大娘。

  前面也不是没有插队的,都是被病痛折磨的人,都想最先治病,也不是没闹闹哄哄过。

  只是谢尘延那一整个大高个子往那一站,黑着脸扫几下,就没几个人不乖乖听话的。

  有几个不怕谢尘延的泼皮赖子,闹到黎棠月面前。

  她直接收摊走人。

  神医可是个有脾性的,谁都想治好病。

  病拖一天可是难受一天,容不得别人闹事。

  谢尘延看这情况,哪里会让别人在这儿闹闹哄哄的。

  不小心伤了黎棠月和孩子怎么办。

  他直接站起来,洪亮的声音警告:“闹事的不欢迎!要治病就去后面排队!”

  说着一边上前,打算将妇人“请”出去。

  “什么叫闹事的!”妇人一瞪眼,扯着松垮的脸皮,竟是一点都不怕谢尘延。

  接着扭头就对着后面排队的人“呸”的一声,吐了口吐沫,骂道:“你们什么身份,我什么身份,笑话,好好照照镜子看看你们的脸!”

  四周哗的一声,像是往油锅里倒了一瓢水,一下四处炸开!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了!”

  “就是,哪里来的底气!”

  “又不是神医家谁,竟然直接喊名字!”

  ……

  妇人可不管身后怎么沸腾,拍开几只拉扯着她的手,骂骂咧咧。

  “你就是月丫头嫁的那个瘸子吧,让开,谁让你拦我的!”

  听到这话,谢尘延肌肉像是僵住了一秒,随即恢复正常。

  很久没听到瘸子这种话了,现在镇上人遇到他,都会笑盈盈的吆喝一声,然后说他有福气,能娶到神医。

  接着就是塞一些小物件让送给黎棠月,表达谢意。

  “你狗叫些什么?嘴里是吃翔了还喷粪!”黎棠月刚埋头给前一个病人开方子,旁边闹闹哄哄的也没有理会。

  这种事情开药膳铺子遇到的又不少,所有的都理会那还不累死。

  只是这人说什么瘸子一下子引起她的注意。

  不是,她好不容易安抚住谢尘延那颗被原主伤害脆弱的心。

  当着她的面揭谢尘延伤疤,不是成心找事?

  “月丫头你是出嫁了翅膀硬了!还敢骂我!”妇人抖抖凶狠的面皮,眼里怒火更甚。

  黎棠月搜刮了一下原主的记忆,一眼认出了眼前尖酸刻薄妇人的身份。

  “哟,原来是二婶啊,怎么?是大表哥又新媳妇儿了还是二表哥要盖房了,想得起来找我。”

  黎棠月阴阳怪气了一番,斜眼撇着妇人,气还是不顺。

  月她说完,反倒是后面的队伍一下禁声。

  这话里话外明显是神医的亲戚。

  人家插队就插队,外人哪里有质疑的权利。

  刚刚出声的人都闭上了嘴,生怕黎棠月抓到,不给他们看病。

  那老妇人可不管这些,一把推开旁边的谢尘延,好似想起什么,古铜色粗糙的面上挤出一个笑容,说道:“月丫头瞎说什么,只是你出嫁了好久,都没回娘家看看,当时让你嫁给这个瘸子也是不得已,现在家里宽裕了些,二婶是来带你回家。”

  一下子转了态度,比起先前的粗暴,温和了许多,只不过话语里依旧带着高高在上施舍的态度。

  回家?

  刚刚妇人那一下他没让开,谢尘延被推的踉跄了一下。

  在听到回家两个字,心里和针扎一样。

  最近的日子好像是梦,现在梦要醒了吗。

  谢尘延沉默在了原地,他本就是拖累,她走也是极好的。

  黎棠月的反应却不同。

  在看到谢尘延被推的那一刻,瞬间升腾起一股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