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热文阮穗安霍櫂叫什么_阮穗安霍櫂

2024-03-30 18:04 来源:逗文网 点击:

点击全文阅读

《少帅夫人登报招赘婿了》 第14章 免费试读

  青山村的村民想起苏禾杀人不眨眼的样子,个个在心里为刘刚默哀。

  不能怪他们冷血,刘刚自己要找死他们也拦不住。

  他也不想想苏禾是那么好惹的嘛,竟然敢打苏苗主意,这不就是老寿星上吊不嫌命长。

  剩下的人都把矛头纷纷对准苏禾。

2741.jpg


  他们见苏禾一个小姑娘以为好欺负,当然更重要的一点他们看上苏禾的物资。

  虽然看不清板车上面拉的什么东西但肯定是吃的。

  兵荒马乱,物资当然越多越好。

  一个小姑娘能有多厉害,吓一下肯定乖乖交出物资。

  要是她表现好一点也不是不能留下她。

  至于另外两个牙齿都还没有长齐的奶娃娃,直接扔掉。

  越想越觉得不错。

  可惜他们不了解苏禾。

  青山村里正生怕苏禾一会发怒牵连到他们村,忙小声示意村民往后退一点。

  刘刚得意扬扬地等着苏禾乖乖低头,他已经迫不及待等着苏禾苏苗伺候他。

  苏禾挡在苏苗的前面,苏苗看不清前面。

  苏禾快速伸手一把扭断刘刚脖子。

  众人只听见一声闷哼,接着扑通一声,好像人倒地的声音。

  苏禾拍拍手,冷哼一声,“这就是惹我的下场。”

  众人条件反射去摸自己脖子,刚才他们都感觉到后脖子走有一股凉意。

  太可怕!

  苏禾连刀都没有用,赤手空拳就解决掉一个壮汉。

  没人敢开口赶苏禾离开。

  他们打不过苏禾。

  刘刚一个混混自然没有家人为他收尸,其他人也没有那么好心,所以他的尸体一直在那里。

  虽然他们面上惧怕苏禾,可是心里却在抱怨。

  夜深人静。

  “姐姐,你休息,今晚我来守夜。”苏苗把毯子往脖子上提了提。

  幸好有毯子不然还不知道晚上怎么熬过去。

  “你睡吧,我来守夜。”苏禾不放心。

  虽然其他人应该被她手段镇住,短时间不敢动手,可是保不住就有不死心的人,所以她可不放心让苏苗守夜。

  苏苗见她坚持,只能退一步商量,“那后半夜换我。”

  见苏禾还要拒绝,她接着继续说,“姐姐,就算你再厉害也不能一直不睡觉。”

  “好吧。”苏禾犹豫下还是同意。

  要换做之前她三天不睡觉都没问题,可是现在这具身体不行,快天亮得再唤苏苗,她眯一会应该没事。

  苏苗闭上眼睛只是发现越睡越清醒。

  这让她很着急。

  幽暗的山洞里,和苏禾一样清醒的人不少,不过大部分都是男人。

  苏禾视力不受限制,在黑暗的洞里也看得清楚,她皱着眉头盯着洞口。

  突然一声窸窸窣窣的声音越来越近。

  好像是人踩草丛的声音。

  不好,辽军搜山。

  脚步声越来越近,苏禾握紧手里的刀眼睛死死盯着洞口。

  之前进洞的时候,里正特意吩咐村里的男人用树枝草盖住洞口。

  只希望辽军不会发现洞口!

  “说,那些人藏在哪里?”山洞外面一个辽军拦住一个人。

  那人瑟瑟发抖,一脸惨白,“大人,我只知道他们进山,至于藏在哪里我真的不知道,大人饶命,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嗷嗷待哺的一岁儿子,大人饶命。”

  “哼,没用的东西。”

  “大·······”男人看着胸口的刀,不敢置信地张大眼睛。

  死了。

  “废物,继续找,他们拖家带口肯定走不远。”

  “大人,快看那边有脚印。”一个辽军喊一句。

  “往这边追。”辽军头子发话。

  又过去一会,外面安静下来。

  苏禾静静听了一会。

  还是不敢松懈。

  “真是吓死老子,幸好咱们躲起来。”

  “谁说不是,不然被辽军追上就是死。”

  山洞一片嘈杂。

  苏禾神情不耐,“都闭嘴。”

  “你········”有人刚要反驳,突然后知后觉发现是苏禾,立马把后面的骂声咽下去。

  “我们为什么要听她的话。”有人不满小声嘀咕。

  “谁说不是,一个毛都没有长齐的黄毛丫头也太把自己当回事。”

  他们的话引起其他村民的认同。

  “你们要是不想死就给我闭嘴。”苏禾彻底失去耐心。

  这群人简直又蠢又自大。

  “苏禾,你·······”里正张口刚想劝。

  话还没有说完,洞口被人扯开。

  “头领,南宋人躲在这里。”

  被发现了。

  众人吓得愣住。

  苏禾拉紧苏苗,“辽军来了一会跟紧我。”

  苏苗小鸡啄米般点头,不用姐姐吩咐,麻利地背起弟弟。

  “不要怕。”

  “我们会死吗?”苏苗小声问。

  苏禾摇头,“不会,相信我,姐姐一定会带你们离开这里。”

  “我相信姐姐。”苏苗笑笑。

  苏禾嘴角一抽。

  被人这么信任其实也是一种负担。

  “都出来,赶紧的,抱头蹲下。”辽军拿着刀站在山洞外命令。

  没有人敢反抗。

  苏禾紧紧拉着苏苗跟着队伍中间,低垂着头。

  只是还是被辽军看见。

  “你还有你出来。”

  苏禾暗叫糟糕。

  辽军人数太多,硬拼肯定不行。

  她这人能屈能伸。

  出去就出去。

  “把孩子交出来。”辽军强势地说。

  苏苗吓得抱紧怀里的弟弟。

  苏禾迅速在脑海里思考对策。

  最后发现没有办法。

  难道这次真要死在这里。

  真是不甘心。

  绝望之际,不远处有声音响起来。

  嗷呜嗷鸣··········

  “将军有狼。”一个小兵惊恐地看着黑洞洞的山林。

  “怕什么,火把。”辽军头领冷静吩咐。

  苏禾眼睛一转,趁这个空隙给旁边的苏苗使眼色。

  等四周被火把照亮后,众人倒吸一口冷气。

  四周密密麻麻都是狼。

  他们被狼群包围。

  镇定的辽军头领这下也不冷静。

  这么多狼可不好对付。

  人多狼更多。

  苏禾却觉着这是一个机会。

  又是嗷呜一声。

  狼群行动。

  “救命。”

  “快跑。”

  “啊·······”

  各种惨叫声弥漫整个林子。

  苏禾刚杀死一头狼,下一刻另一头狼又冲上来,张开嘴咬住她的胳膊。

  苏禾痛得闷哼一声。

  她忍住疼痛,反手一刀割掉狼脖子。

  一股狼血喷出来,浇了她一头。

  顾不得这些,一脚踹掉死狼。

  “姐姐,救命。”苏苗被一头狼扑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