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言情姜宴州明喻歌小说免费阅读无弹窗—姜宴州明喻歌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2024-04-02 14:26 来源:逗文网 点击:

点击全文阅读

《芙蓉帐里玉生香明喻歌全文》 第14章 免费试读

  姜宴州一愣,长眉一挑,这才认真的看了眼急得满脸通红的小寡妇。

  “嗬。”

  他轻笑一声,常年累积着戾气的眉梢也柔和下来。

2483.jpg

  姜宴州伸手捏住她的下巴,强迫她与自己对视。

  “这是你说的。”

  明喻歌此时也顾不得三七二十一,只知道眼前人是救命稻草,连忙点头。

  “是是,爷,求您帮帮奴家。”

  姜宴州喉结猛地一动,眸子里多了几分暗沉。

  “郑焕,带她去。”

  他本也想跟着,但现在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明喻歌匆忙谢过,也不等姜宴州反应,径直上了马车。马车缓缓而行,姜宴州深吸了一口气。

  “碧琪,去准备一下,我要沐浴……要凉水。”

  步入浴桶时姜宴州身体僵硬了一下,这才缓缓坐了下去。

  凉水的滋味并不好受,姜宴州过了好一会才适应,他漫不经心地想,明喻歌总能让他欲火焚身。

  等姜宴州收拾好出来,本以为明喻歌已经回来了,随口问道:“她人回来了吗?”

  门外的管家回道:“回少爷,还没有。”

  姜宴州拧眉:“怎么回事?”

  管家仔细给姜宴州交代了事情的始末。

  等姜宴州赶到的时候,只见明喻歌家里人满为患,还没看见明喻歌,先听见了一声怒喝。

  “大胆王明氏,证据确凿,还不快点认罪?”

  明震海摆出明氏族长的威风,周围几个得过他好处的村民也开始嚷嚷。

  “就是啊,王明氏,你这已经是沾了大光了,不快点补交银两还在这里推三阻四,难道你爹的话你还不听了?

  “明喻歌,老子的脸都要被你丢尽了,还不赶紧认罪?”

  明四见明喻歌迟迟不动,心中着急,上来就要给明喻歌一巴掌。

  明喻歌从小就是吃这巴掌长大的,见明四打来,刚想躲,却被身体的本能反应桎梏住,怎么也动不了身子,眼看巴掌就要打上,她只能闭上眼睛等着疼痛降临。

  突然,身侧一阵清风吹过,紧接着她鼻尖便闻到了熟悉的药香。

  “我的人,你也敢碰?”

  明喻歌一愣,立刻睁开眼睛,只见眼前站一穿着深红色长衫的男人,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只见明四正呲牙咧嘴的趴在地上,不住哎呦着。

  王老太看到这一幕,心头一紧,下意识看向角落。等看到角落没人的时候,这才松了口气。

  “少爷?”

  明喻歌轻喃出声。

  姜宴州自然也听到了这声,心头突兀的软了一下。

  将这小寡妇收入房中的想法又一次浮现在心头……若是夏可心为难她,自己也不介意帮她挡一挡。

  明震海一见姜宴州,心中咯噔了一下,连忙谄媚地凑上去。

  “姜少爷,您怎么来了。您瞧,这不是巧了嘛,我正想去和您说您家这位下人……”

  “我家的人,与你何干?”

  姜宴州眉头紧锁,一脸不耐的看着他。

  “我倒不知道,这里什么时候全归你管了。”

  明氏住的地方其实都是姜家的,只不过姜家地方多,下面的事情大部分交给管家等人管理。

  时间久了,下面人也阳奉阴违起来。只是姜家不在意这一个两个,一只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明震海也不想招惹这尊大神,以为明喻歌被玩弄抛弃了才敢下手,那成想这祖宗竟然也跟着呢。

  他不由暗骂给自己提供消息的那人,恨不得给他千刀万剐。

  但事已至此,他也不好全身而退,想了想,他不由看向明四。

  “姜少爷,这件事其实都是明四让的主意,他太想自己闺女,想见她一面,谁知道她不忠不孝,连自己亲爹都不见。迫不得已才出此下策,想让他们父女团聚……谁知……您看这事整的。”

  他身边那几个也开始附和,“是啊,就算您是姜家少爷也不能阻止人家父女俩见面啊。

  姜宴州冷笑一声,扫了一眼周围,那些人瞬间鸦雀无声。

  若是之前他肯定不可能管这闲事,顶多让管家去打发了,可如今他已然认为明喻歌是自己小妾,敢欺负自己的人,明震海这族长也别当了。

  他懒得和他理论,挥手喊来郑焕。

  “让下面铺子的掌柜随便来一个,接了明家这边。明震海伪造合同,企图欺上瞒下,本少管不着,你去寻官,实话实说。”

  “姜少爷!少爷!不要啊,我在这里这么些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少爷!求您饶过我这次!我,我再也不敢了!”

  明四这时才反应过来明震海刚刚是想拿自己当替罪羊,当下屁股也不疼了,狰狞着就要打他。

  两人瞬时滚做一团。

  “明震海,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看上我闺女了。还假意帮我,我呸,你个不要脸的,我跟在你身边坐了多少事,你今天竟然好意思说这种话!”

  姜宴州闻言,眼神瞬间变得冰冷,看向明震海如同看个死人。

  “看上我的人?”

  他心头浮上一阵燥意,戾气控制不住的朝地上两人飞去。

  明震海两人只觉浑身冰冷,瞬间停下动作,跪在姜宴州脚下哭爹喊娘。

  “郑焕。”

  他声音不大,更不算咬牙切齿,可周围人却都觉出其中杀意。

  “属下在。”

  “老规矩。”

  此话一出,原本在周围看热闹的人群瞬间一静,明喻歌不知道老规矩是什么,可跟着明震海一起混过事的这些人却知道。

  如今正逢乱世,律法不清,像姜家这样的大门大户随便处理几条人命可以说是动动手的事情。

  但姜家不仅在税收上面宽厚,也从不会草菅人命。

  但再仁慈的世家也会又那么一两条“老规矩”。

  明喻歌突然反应过来,这有几句话便是一条人命了……但这世道毕竟不是什么好时节,她也不可能去做个圣母三娘子,不然什么时候被蛇咬了都不知道。

  但……她看向不远处已经尿了裤子的爹,还是轻轻扯了扯姜宴州的衣袖。

  “少爷,能不能放了我爹。”

  她似乎有些为难,贝齿轻轻咬着嘴唇,更显唇红齿白。

  对方明明是在帮自己,可自己却要扯他后腿……想到此,明喻歌又有些腿缩。

  可没成想对方今日竟如此好说话。

  “自然。”

  明四被放开,喜极而泣的瘫倒在地上,地上还有他的尿液……众人连忙离他更远了。

  这下,明家人总算明白姜宴州的意思,那几个附和明震海的人生怕自己也被“规矩”早就灰溜溜的跑走了,剩下的人见没热闹好看也散去。

  姜宴州拉住明喻歌扯着自己衣角的手,心头的暴戾这才消散些许。

  “少爷……”

  明喻歌有些害羞,婆婆还在旁边呢!

  姜宴州刚要调戏她几句,却突然感到身侧传来一阵劲风,他立刻松开明喻歌朝石子打来的方向看去。

  “来者何人?”

  那里却没有一丝响动,“郑焕。”

  郑焕在原地的身影立马消失,下一刻便出现在那边草丛里。

  “少爷,没人。”

  这人在里面应该很久了他都没有发现,说明此人武艺高超。他看向自己的手,怎么就在自己牵上明喻歌手时发力?

  姜宴州危险的看向明喻歌,这小浪货到底勾搭了多少人。不过很快她就入姜家门了,到时候他一定把她锁起来,好好调教。

  明喻歌不知道姜宴州想的什么,却本能觉出危险,退后两步。

  但她突然想起自己原本的目的,还是硬着头皮往前站了站。

  “少爷,奴家还想求您件事。“

  他帮了自己这么多,自己本就欠他,但……债多不压身。

  “奴家和婆母孤儿寡母在外面实在不方便,不知可否让我没们……“

  她话没说完,婆母在背后突然拉了一下她。

  明喻歌有些疑惑的看向婆母,婆母却看着姜宴州,虽然只是一个农村女人,此时在姜宴州面前却不显示弱。

  “我们婆媳二人在这里住了这么久,也应该换个地方了。这些年老身也攒了些积蓄,带着媳妇搬离这边也够了,只是那地方离这边远,姜府的工作媳妇怕是得辞掉了。”

  明喻歌一愣,十分不解的看向婆婆。

  之前她去姜家工作时,婆母明明是支持的,怎么现在又……难道看到姜宴州拿了两条人命觉得害怕?可他也是为了帮他们婆媳呀。

  姜宴州却像是明白了什么,意味深长的看着王老太。

  “她在姜府的工作自然可以不做,只是当初签了合同,得做满两年才能离开,如果不到时候,就得按薪水的十倍赔偿。”

  十倍!就是五百两!

  王老太还想说些什么,却还是为难的松开手。

  “歌儿,你决定吧。”

  明喻歌这时也明白了,应该是姜宴州如此帮自己让婆婆误会了两人的关系……但她与姜宴州除了最后那……其他该做的都做了,属实算不上清白。

热门排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