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爱龄陆韶平长篇小说完结阅读_王爱龄陆韶平【完整版】小说-笔趣阁

2023-11-19 17:13 来源:逗文网 点击:

王爱龄收拾起饭盒,拿起筷子时顿了一下,夹起一块茄子吃了一下,登时脸就绿了,直接把茄子吐在了垃圾桶里。

又尝了尝其他的菜,都很咸。

怪不得王沐泽吃一口饭菜就喝一口汤……

1409.jpg

想到他面不改色地把这些咸菜吃下去,王爱龄愧疚又暖心。

看来下次做饭,自己还是得好好注意一下。

收拾好饭菜,王爱龄便想趁着下午的空闲去阅览室看看书,没想到刚回学校,周围的同学都用异样的眼神看着她。

突然成为焦点,她莫名有些不安。

正当她不明所以时,刘建红风风火火跑过来:“爱龄,你可回来了!”

“出什么事了?”王爱龄一头雾水。

“你赶紧去告示栏看看,有人贴大字报说你勾引军区政委呢!”

第35章

听了刘建红的话,王爱龄直接懵了。

勾引军区政委?

她什么时候勾引陆韶平了?

刘建红更急了,直接把她拖到几乎被人围满的告示栏那儿,好不容易挤进去,就看见一张占了告示栏大半的红底黑字大字报。

没有署名,可通篇都在说王爱龄跟陆韶平怎么亲密,破坏人家的感情,影响军民团结。

“这是谁贴的?”王爱龄脸都被气紫了。

刘建红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我也不知道,我是去打饭的时候看见的。”

王爱龄陆韶平无弹窗免费阅读 王爱龄陆韶平大结局无删阅读_笔趣阁

话落,人群中传出一道轻蔑的奚落。

“居然去勾引军区政委,以为自己长了张狐狸精的脸了不起,还想飞上枝头变凤凰啊!”

两人看去,对方正是隔壁宿舍的赖红妹。

赖红妹为人一向刻薄,嫉妒心又强,最忌讳漂亮成绩又好的王爱龄。

平时往她脚前‘不小心’洒水,或者推搡冲撞的事儿没少干,王爱龄也懒得跟她计较,没想到这时候反倒被她挑起火来了。

王爱龄还没说什么,暴脾气的刘建红直接怼回去:“谁狐狸精?爱龄本来就是凤凰,哪像你,尖嘴猴腮的野鸡!”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骂,赖红妹哪里肯,顿时竖起了眉眼:“你再说一遍!”

“说你是野鸡呢,没听明白!”刘建红毫不示弱,声音又拔高了几分。

赖红妹咒骂着上去扯她的头发,两人扭到了在一起,看热闹的人越围越多。

王爱龄担心刘建红吃亏,忙要劝:“建红,建红,快停手……”

刘建红根本不听,直接照着赖红妹的脸就是一耳光:“我早就看你不顺眼了,平时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你以为你是谁啊!”

赖红妹捂着红肿的脸颊,疼的龇牙咧嘴,嘴里还不往骂:“物以类聚,王爱龄勾引男人,你也不是什么好货色!”

刘建红怒不可遏,巴掌直往她脸上招呼:“我让你骂!我让你骂!”

眼看赖红妹要抓刘建红的脸,王爱龄下意识抬手挡住。

尖锐的痛在小臂炸开,白皙的受伤登时多了三道血痕。

现场乱成一锅粥,好在有人去叫了老师,三个人都被带去了班主任办公室。

一进去,赖红妹没了刚刚凶恶,反倒哭起来倒打一耙:“老师,她们两个不仅骂人,还动手打我,你看我的脸……”

刘建红恨的牙痒痒:“放屁!明明是你先骂人先打人的!”

班主任严肃敲着桌面:“行了,你们俩都安静点!”

说着,看向脸色难看的王爱龄:“爱龄,大字报上的事到底怎么回事?你可是播音主持系的优秀学生,怎么突然出了这种事?”

王爱龄急切解释:“老师,我没有勾引陆政委,陆政委的确是救了我,我跟他见面次数都不超过五次,怎么会破坏他跟别人感情呢!”

赖红妹冷哼:“就装吧,上回陆政委不是过来找你了,还送东西给你了。”

王爱龄看着她,皱起眉:“你认识陆政委?”

赖红妹一僵,磕磕巴巴反驳:“他穿着军装过来,级别还不低,用脚指头想都知道就是陆政委。”

“你看见他送我东西了,那你看见我收了吗?”王爱龄冷着脸问。

赖红妹一噎,顿时说不出话了。

一旁的刘建红得意起来,暗自朝王爱龄竖了个大拇指。

班主任也看出里头有问题,但这事牵扯到军区的政委,万一处理不好肯定会造成严重的影响,便让三人各自回去写检讨,让人清理大字报,再去找了校长。

出了教学楼,刘建红更不服气:“写什么检讨,我们又没错!”

再看身边的王爱龄,见她低着头一言不发,忍不住问:“爱龄,你不会真在反思自己吧?你可是受害者啊!”

王爱龄摇摇头,神情严肃:“我在想,到底是谁这样针对我。”

第36章

“除了那个赖红妹,还能是谁?”刘建红哼了一声。

王爱龄拧着眉,又摇摇头:“不对,这不是她的作风。”

赖红妹虽然处处针对她,但每次都玩些小孩子的把戏,贴大字报,还把军区政委这事儿牵扯出来做文章,弄不好是要进局子的,以赖红妹的胆量肯定是不敢的。

刘建红看着陷入沉思的王爱龄,啧啧道:“我发现你现在很像一个人。”

王爱龄不解:“谁?”

“王队长。”

听到刘建红这么说,王爱龄脸色微红:“哪有……”

“算了算了,先别管那些了,你看你的手,血都快干了,跟我去医务室吧。”

刘建红拉着她就往医务室去。

事情还在发酵,王爱龄一下成了其他人眼里破坏别人感情的第三者。

她一直坚信身正不怕影子斜,也相信校方会还自己一个清白,可一连三天,班主任和校长那边都没有动静。

照班主任的话说是市里的军人代表大会还没结束,这事暂时不能声张。

王爱龄终于感到委屈和不安,偏偏王沐泽去查案了,一直都没回来。

这天,在去看望过王母之后,她回校的路上顺道去了趟供销社,帮刘建红买些红糖。

刚出门,就跟一个人撞在了一块,手里的红糖差点掉在地上。

“这么巧,又遇上了。”

听见这刺耳的声音,王爱龄抬头一看,竟然是于英楠。

她抿抿唇:“挺巧的。”

对于这个每次都用刀子般眼神看着自己的女人,她并不想接触,所以拢好袋子就要走。

谁知道于英楠突然抬手拦住她的去路,眉眼中也多了分挑衅:“小姑娘,姐姐还是劝你一句,不是你的东西就不要肖想,免得最后连自己脸面都没了。”

王爱龄愣了愣,听出了她话里的意思,想起几天前学校的大字报,脸色一沉:“那张颠倒黑白的大字报是你搞的鬼?”

于英楠抿唇一笑:“我只是把事实告诉大家而已,算不了颠倒黑白。”

说着,像是胜利者似的端起架子:“我告诉你吧,我跟韶平很早就认识了,他对我情根深种,我们俩的感情是任何人都插不进来的。”

听了这话,本来还很愤怒的王爱龄突然就笑了。

而这一笑,像是让于英楠感受到了侮辱,眼神也狰狞了许多:“你笑什么?”

“我笑你幼稚。”

王爱龄毫不客气地怼了回去:“如果陆政委对你真的情根深种,任何人都插不进你们的感情,你为什么要用那样下三滥的手段污蔑我?”

“撇开你要给我使绊子不说,你就没想过你这么做会给陆政委带来什么影响吗?”

这番话像是巴掌,狠狠打在于英楠的脸上,火辣辣的疼。

她无法反驳,却又不肯服软:“你什么意思?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