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星词小说是什么名字_盛星词全文免费阅读

2024-03-30 18:19 来源:逗文网 点击:

点击全文阅读

《世子心怀不轨我转身入宫为后》 第14章 免费试读

盛星词笑了。

这话说的,好像她是什么心思狭隘苛待家中姐妹的人一样。

盛星词看着小说中的女主,她穿着一袭白色襦裙,身姿纤瘦,仿佛被风一吹就会倒下。

2745.jpg

她的长相清冷,盛星词觉得有些寡淡。

云月莜的气质看上去淡然平和,没有威胁,是最容易让人放下戒备,心生怜爱的那一种。

若不盛星词有上帝视角,只怕也会被她的气质忽悠住,认为她是个多么出淤泥而不染的人。

光凭这一点,盛星词就敢肯定,云月莜绝对没有她表现出来的那么无害。

能在将军府这么多年都没有露出任何马脚,她的心机和伪装之深,已经超过了盛星词的预测。

她在心里感叹道,果然小说中的女主,不是一般人。

但盛星词想看看,没有了玉佩空间,云月莜还会不会成为小说中那个名动全国的美人。

又还能不能每次都逢凶化吉,像是杀不死的小强一样。

她现在和云月莜站在对立的立场,谁输谁赢,就凭各自本事了。

盛星词像原主往常对云月莜一样,带着几分亲近:

“小莜,你什么时候和我这么生分了,我们才几日不见,你快坐下吃饭吧。”

她的态度很自然,云月莜没有怀疑,又和盛九策几人见过礼,最后才看向褚渊。

云月莜敛下眼眸,客气有礼地和他行了一礼:“见过世子。”

在盛家众人的眼皮子底下,两人都格外克制自已,伪装得还算到位,一副不太熟悉的模样。

这两人都这么会演戏,也难怪原主和将军府的人没有识破。

就连盛星词,如果不知道小说内容的话,都差点被骗过去。

但她还是以她极佳的视力和感知力发现了两人在一秒钟的对视之内,眼里闪过的那一丝情意。

那叫一个缠绵悱恻,温情脉脉。

云月莜看了一下现在的场面,只有褚渊的身旁和对面还有位置,她最后在对面坐了下来。

坐下来之后,云月莜便不再说话,静静地坐在那里,似乎不起眼。

盛星词眼里划过一丝深思,能做到毫不起眼,让别人难以注意到,也是一种本事。

盛定安吃了几口饭菜后,便吩咐人拿酒来。

酒上桌后,哐哐地就被倒在了一个海碗里,他端起碗,朝褚渊道:

“世子,小词是我唯一的女儿,以后她在王府,就劳世子照顾她了。”

他一说完,一仰头,碗里的酒就空了。

褚渊见状,也拿了个海碗倒了酒,仰头喝完。

盛定安大喝一声:“好!”

他本就是行军打仗之人,魁梧健壮,气势骇人,又倒了一碗酒:“世子,请!”

褚渊接着喝。

......

盛定安跟褚渊喝了好几碗,要不是虞氏不赞同拦住了,两人还能继续喝下去。

褚渊的酒量到这也就差不多了,再喝就有点勉强了。

但他没想到,盛定安被挡下酒碗之后,就轮到了盛九策几兄弟。

五个人,一人一碗的来,褚渊再怎么能喝也扛不住。

但他又不能拒绝。

尤其是盛九策,谁不知道他和圣上的关系好,褚渊便不敢驳了他的面子。

但他实在是不能喝了。

褚渊暗地里看了盛星词一眼,对方正和虞氏聊得开心。

褚渊心里有几分不满,盛星词怎么一点都不关心自已。

他又接连喝了几碗,脑袋都不清醒了,忽然听到盛星词的声音响起:

“行了,都别喝了。”

盛九策几人以为她是心疼褚渊了,看褚渊是满脸的不爽,但也不准备再喝。

褚渊惊喜抬头。

他就知道,盛星词还是在乎自已的。

就见盛星词正一脸关心,皱着鼻子看向她那几个哥哥。

“大哥,你们少喝点,酒喝多了伤身。”

语气里是满满的关心。

盛九策严肃冷峻的脸上忽然绽放出一个笑:“好,听小词的,哥哥们不喝了。”

盛驰纵几人的神情也温柔了下来。

看来妹妹最关心的还是他们。

盛星词全程都没朝褚渊那看上一眼。

褚渊意识到,盛星词哪里是关心他啊,她分明是在心疼她那几个哥哥!

她难道不知道,自已才是喝酒喝得最多的那一个吗?!

褚渊本就喝了酒,现在这么一生气,就直接晕倒在了桌上。

虞氏半点不慌,吩咐人:

“世子喝醉了,带他去客房休息吧。”

云月莜全程都没说话,只是低垂的眼眸里闪过一丝嘲讽,和难以察觉的嫉妒。

看吧,盛星词生下来就受尽宠爱,所有人都喜欢她。

为什么她就没有这样的父母和哥哥呢?

即使她在将军府住了几年,称呼盛九策他们为表哥,他们也从来不会像对盛星词那样对自已好。

盛家几兄弟对自已,永远是客气疏离的。

但云月莜现在对此并不会再有什么情绪,她几日前便开始断断续续地做梦。

她梦见自已和褚渊一起出手对付将军府众人,让他们全部都“意外”死去,将军府随之衰败,也梦见骄傲自信容貌极盛的盛星词,形容枯槁一头磕死在褚渊府前。

最后,她梦到褚渊登基,她成了皇后。

即使这些都是梦,却无比地真实,更重要的是,梦里她用到的势力,正是她的底牌。

云月莜相信,这是个预示梦,是将来会发生的真实事件。

她会成为世界上最尊贵的女人。

而将军府的衰败,也就是早晚的事。

云月莜擦了擦嘴,便告退了。

盛星词回来,他们肯定很是关心,有许多的话要讲,自已一个外人在这待着算什么。

云月莜一走开,虞氏就让伺候的丫鬟们都出去。

只留下盛家人自已。

盛星词这时才有机会打量她的将军爹。

由于常年驻守边疆的原因,盛定安的皮肤是被太阳晒过后的健康的黝黑,身躯高大挺拔,肌肉发达魁梧有力。

但他爹是长得很帅的。

此时盛定安正一脸慈爱地看着盛星词。

盛星词坐到了她爹左手边,笑容明朗。

“爹,我好想你啊。”

盛定安一想到女儿嫁出去了就满心的不舍:

“爹也想你。”

照他说,女儿才十八岁,不用这么早就嫁人。

但女儿非要嫁,他也只能尽力地给小七提供一个坚强的后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