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星词是什么小说_盛星词小说

2024-03-30 18:20 来源:逗文网 点击:

点击全文阅读

《世子心怀不轨我转身入宫为后》 第15章 免费试读

盛星词看着她爹心酸又不舍的表情,都有种立刻和离回家的冲动了。

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盛星词整理了一下心情,说道:

2746.jpg

“爹,你是不是快要启程回边疆了?”

盛定安长叹一口气:

“明日就启程。”

他是主将,边疆不能没有他在。

还是当今圣上仁慈,允他回来送小七成婚。

盛定安像盛星词小时候那样,摸了摸她的头,即使再不舍,他明日也要走了。

盛星词也很舍不得,她拿出了自已制作的解毒药丸,装在一个小木匣子里递过去。

“爹,这是我专门给你做的,里面的药丸有解毒的功效。”

盛定安收到她送的东西,哪怕是一块石头也高兴。

盛星词想了想,又递过去一个锦囊,凑在盛定安耳边神神秘秘的说:

“爹,这个里面装的是保命神药,只有一颗很珍贵的,你一定要收好。”

盛星词没骗他,这是她昨晚特意做的,相当于是药丸版的金疮药。

但是效果又比金疮药要好很多,盛星词在里面加了灵泉水和空间里的百年药材。

不管人受了多重的伤,流了多少血,只要还没变成冰凉的尸体,就能留住对方的一条命。

由于空间里符合做这类药丸的许多药材还没达到要求,盛星词这次一共只做了两颗,自已留了一颗。

另一颗决定让她爹带走。

因为她爹的处境最危险。

若是想害他的人一计不成再施一计,盛星词远在京城也帮不上忙。

所以,还是得留个能保命的东西在她爹身边。

盛星词本想提醒她爹注意身边人,可她张了张嘴,一股无形的力量束缚着她,但凡她想透露些什么,就是一阵心痛问候。

她还试过写下来,但结果是一样的。

盛星词在心里气得直骂老天爷!

到底要过多久她才能完全自由!她要改变自已和将军府在原小说中的命运!

盛定安又是感动又是高兴,药的效果怎么样他不知道,但女儿这份心重要。

他黝黑硬朗的脸上露出一个爽朗的笑:

“哈哈哈好,爹答应你。”

小七真是全大昭最贴心最乖巧的女儿,谁家的女儿能有他的好。

最后,盛星词把那套从安王府薅来的铠甲也拿了出来。

盛定安拿着铠甲看了看,笑得露出了大白牙。

他高兴不是因为铠甲有多好,而是女儿对他的关心。

但是,小七给自已的东西哪会有不好的呢!

盛九策看着他爹嘚瑟的模样,心里羡慕极了。

盛驰纵也看不惯他大伯这么高兴,幽怨地拉长了声音:“小词儿,你忘记你还有个二哥了吗?”

三哥盛临熙和他是亲兄弟,都是盛二叔的儿子。

和二哥盛驰纵不同的是,盛临熙爱好习武,还未经历将军府巨变的他有种意气风发的少年意气,他的愿望就是成为大伯盛定安那样的大将军。

盛临熙生得剑眉星目,此刻嘴角也微微勾着:“小词?”

四哥盛瑾执和六哥盛星辰的视线也看向了盛星词。

盛星词眨了眨眼:忽然觉得压力好大。

还好她准备了香囊。

盛星词转头,对一旁憋笑的青黛说:

“就知道看你家小姐的笑话,快把东西拿出来吧。”

青黛掩唇一笑,拿出了六个香囊递到盛星词的手上。

盛星词拿着香囊在手里晃了晃,对着盛九策几人灿烂一笑:

“我怎么会忘记哥哥们呢。”

这六个香囊是不同的样式,她拿出一个月白色系金累丝的,上面绣有祥云,下缀流苏。

“大哥,这是给你的,有安神功效。”

盛九策伸手接过,看得出来很是欢喜。

他觉得妹妹配药的能力又精进了不少,这个香味他很喜欢。

同时也感受到了几个弟弟投来的羡慕的眼神。

盛星词再拿出一个杏黄色的香囊,上面绣着山川河流,给了盛驰纵。

“二哥,这是给你的,可缓解疲劳。”

二哥喜欢穿红衣,杏黄色正好搭配。

盛驰纵多情的桃花眼流露出笑意。

“小词儿真是贴心。ɹp”

给三哥盛临熙的是一湖色银绣香囊,盛星词递过去:

“三哥,这个是凝神静气的,香味也比较淡,你应该会喜欢。”

盛临熙舒畅一笑:“辛苦小词。”

四哥盛瑾执,是她的亲哥哥,如今在兵部就职。

盛星词准备的是一个蓝白色点翠的香囊,有开窍醒神的效果。

盛瑾执性格沉稳,不苟言笑,但对这个唯一的妹妹,他一向格外温柔。

他摸了摸盛星词的头:“小词有心了。”

盛星词甜甜一笑。

六哥盛星辰和她是双胞胎,就比她早出生一盏茶的时间。

盛星词给他准备的是一个香云色镶玉的,盛星辰要参加科考,这个香囊有助眠和提神的作用。

盛星辰的长相和她不太像,盛星词觉得,两人应该是异卵双胞胎。

他气质温润如玉,眼眸灿亮,接过香囊后,眼中泛着柔光。

“我很喜欢,谢谢小词。”

盛星词假装不开心地皱着眉:

“都不要和我说谢谢,怎么这么客气。”

哥哥们每人一个,主打的就是一个雨露均沾,谁都不用羡慕谁。

在一旁看着的盛定安,本来还很高兴他收到了女儿送的药丸,但此刻看着那些样式精美还是小七亲手做的香囊后,忽然开始羡慕起他的儿子和侄儿们了。

注意到盛星词手上还有一个绣着翠竹样式的香囊,盛定安双眼一亮。

“小七,你手上那个是?”

是送给他的吧?!

盛星词看着手上剩下的这个,有些失落地说:

“这个是给五哥的,可惜他已和三叔回云州,只能下次再给他。”

盛定安对此表示,遗憾,很遗憾。

但又不好意思和侄子抢东西。

虞氏看着丈夫和子侄们都收到了东西,状似不开心的开口道:

“词儿,你不爱娘亲了吗?”

语气怎么听怎么幽怨。

盛星词忙走到虞氏身边,抱住了她的手臂。

“怎么会呢,词儿当然给娘也准备了好东西。”

蓝釉将云锦拿了过来。

虞氏看着奢华富丽的云锦,当然十分喜欢。

但很快,她又幽幽叹气道:

“词儿,你送给你爹和哥哥们的,可都是你亲手做的,怎么到了娘这里就不同了。”

盛星词看着她娘这模样,觉得很可爱,她神秘一笑,从袖子里拿出了一根木簪。

然后绕到虞氏的身后,将发簪插入发间。

“娘,女儿可是时时刻刻都念着你呢!是我用沉香木亲手刻的,有助于安神和睡眠。”

这是盛星词前两天抽时间去空间里刻的。

虞氏摸着头上的发簪,眼角堆出了笑容。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这根发簪会每日在她的发间出现。

她要戴着它去参加宴会,让京城中的夫人都知道,自已的女儿是如何地贴心乖巧。

盛星词又笑嘻嘻的看着她:

“娘,这下你不用羡慕爹和哥哥们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