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江亦雾陆逸小说叫什么——江亦雾陆逸的小说

2024-04-02 14:26 来源:逗文网 点击:

点击全文阅读

《江亦雾陆逸后续结局》 第15章 免费试读

  入夜,月色在阴云的遮盖下忽明忽暗。

  君临公馆。

2482.jpg

  奢华的水晶吊灯,照亮着整个豪华大厅,陆逸没有早睡的习惯,坐在吧台前,黑色衬衫外穿着一件暗红色马甲,倒了杯红酒,如血般的红色液体在透明的玻璃杯中摇晃,一旁的红酒柜上玻璃镜,映射着男人锋利流畅的下颚线。

  男人仰起头,一口将红酒一饮而尽,然而在他手边放着的是一份资料。

  当年绑架爆炸案犯罪人员的资料。

  陆逸生来就是天之骄子,她的母亲世代做珠宝生意的豪门世家,祖上更是书香门第的文人,等到母亲那辈慕家与盛家联姻,两个毫无感情的人牵扯在一起,才有了现在的陆逸。

  裴家,唯一的继承人。

  在陆逸十三岁那年,他陪着母亲去了苏州祖宅,可是那一夜,突然发生了爆炸,陆逸亲眼目睹了自己的母亲惨死在那场爆炸之下,而他…被人挟持,命悬一线。

  直到,回到帝都的路上,那辆挟持陆逸的面包车在高速公路上发生了连环车祸。

  他命悬一线,活了下来,是被一户普通人家所救。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江亦雾的亲生父亲,他是个普通的出租车司机。

  他刚到宋家,江亦雾也只不过才一岁…

  那时候陆逸不知道暗中到底还有多少人,他没有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而是选择隐姓埋名,一直在宋家养伤,生活了多年。

  好景不长,宋家父母意外发生车祸,只留下只有五岁大的江亦雾。

  最后他们只能去孤儿院,陆逸确实有私心,他想把江亦雾一个人丢在孤儿院里…

  可是当她哭着喊着离开他时,陆逸当时也就心软了,只能把她待在身边

  现在年复一年,当年的那个小女孩儿,一眨眼间,就过了十一年。

  她…长大了…

  当裴家所有人都认为他已经死了,可是二十五岁的陆逸,才正式回到裴家,他回来的目的,不仅仅只是为了裴家的产业,而是…找出当年的凶手…

  当年慕家老宅发生的那场爆炸,死了四十五条人命!

  陆逸手边放着的资料,正是当年查出来所有涉事人员的名单。

  目前只有一部分,还有那些躲在阴沟下下水道里的老鼠,还四处在外逃窜…

  等到复古墙壁上挂着的古钟,敲响十二点的钟声。

  几辆黑色轿车,从黑夜中行驶而来,高远从车上下来,最后面跟着的两辆车上,同行跟着的保镖,手中押送着三名带着黑色头套的人,他们手上绑着绳子,嘴巴也全都用胶带封上没有一人能够说出话。

  高远走进大厅,站在陆逸的身后,颔首低头,禀告说:“裴总,查到的三人,现已经全都被带过来。”

  陆逸又倒了杯红酒,凛冽的眼神带着三分醉意,看着晃动的红色液体,“招了吗?”

  高远颔首点头,“全都招了,当年苏家爆炸确实他们也参与其中,但是却不知道幕后主使。”

  陆逸摆了摆手。

  高远会意,转身离去。

  不一会后,君临公馆的庭院中发出凄惨的叫声。

  其中一个人挣扎撕开了胶布,他哭喊着求饶,“裴总,当年我们家里困难,为了钱,我们也是逼不得已啊!我们一个个都是奉命行事,要不是为了家里妻儿,我们也不想做这样的事情。”

  “求求你,看在事情过去这么多年的份上,饶了我吧!”

  “只要你饶我一命,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豪华公馆别墅里,矜贵冷冽的男人,宛如神邸般浑身带着凛冽的气息,从大厅中走出来,那眸色如夜色般漆黑,他低沉缓缓开口的嗓音,就像是想要夺走他们的恶魔,“饶了你?十五年前,慕家的那场爆炸,死了四十五条人命。”

  “想让我饶了你,那就去地府问问,他们肯不肯原谅你!”

  陆逸就站在他的面前,鹰隼的眸,冰冷得没有任何温度。

  他知道一切都不可能回头,他更像是疯了一样,突然站起来大笑着,“没错,就是我干的,我告诉你,我们不仅杀了人,还玩了那个女人,他只有十四岁,她的腿可真白,还真够紧,你知不知道我有多舒服,做梦我都想再来一次…我就算要死了,我告诉你,老子死得一点都不亏!起码还有这么多人拉着一起垫背的!”

  陆逸深沉的眸,又黯然了几分,当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目光就如同在看着一个死人般。

  只见陆逸抬手勾了勾手指,不过一会时间,一对母女就被带了上来。

  方才挑衅猖狂的男人,脸色瞬间变得害怕了起来,“畜生,不许动我的孩子,你放了他们!你放了他们!”

  “裴先生,我错了,我十恶不赦,我罪该万死…”

  “我妻儿他们都是聋哑人,他们都是无辜的,你不要对她们动手,我给你磕头了!”

  “我愿意去自首,我用我的命去换她们的命!”

  陆逸的裤子被他给抓住,男人抬腿将他踹翻在地,“他们求饶的时候,你可曾有想过放过她?”

  “放心,等你死后,我会让他们跟着你一起团聚。毕竟…欠了的人命都是要还的!”

  陆逸伸手,一旁的保镖手中的棍棒,交到了他的手里。

  手起手落,鲜红的血,溅落在男人深邃的眼睛里,他从未眨一下眼睛。

  地上的男人,气若游丝,陆逸才肯罢手,他丢了手里的工具。

  “全都处理干净!”

  空荡的黑夜中,一阵的声响中,回荡几秒钟过后,很快地又归于平静。

  凌晨两点左右。

  夜深人静。

  江亦雾还是首次这么晚回来,她跟周毅川吃完烧烤之后,就去了附近的夜市逛了逛,手里的零食也都是周毅川给她买的。

  提着的零食,回到家时,打开客厅的灯,看着坐在沙发上,脸上沾染着鲜血的男人,真真切切地被吓了一跳!

  手松开,江亦雾丢下大袋零食,担忧的目光着急朝他跑了过去,“哥…哥哥…你怎么了?”

  “你受伤了吗?”

  江亦雾捧着男人的脸,纤细的手指,颤抖着擦去他脸上的血迹,“哥哥…你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啊?”